营销-SEO-头部优化文字

400-928-0260

上海帝联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帝联动态
首页 > 帝联动态 > 企业新闻

帝联高峰对话:解读新经济 发现商业价值

2016-11-10 17:19:19
中国IDC圈6月24日报道:6月24日,由中国IDC圈、南方IT群主办,《IT时代周刊》、多玩网、中国IT实验室协办的“2009南方互联网大会暨全国IDC用户大会巡展”(简称“2009南方互联网大会”)在广州总统大酒店拉开帷幕,本次大会一场华南互联网领袖的思想交流盛宴,论坛将邀请互联网企业的领军人物以及业界专家和政府官员,全方位探讨金融海啸下互联网经济发展与变革,并从技术创新、盈利模式、风险投资等方面展现互联网企业如何化“危”为“机”。

 本次大会共有五场高峰对话,各行业领袖和专家齐聚一堂,第一场高峰对话为《解读新经济 发现商业价值》,帝联科技广州分公司副总姜建参与并做了精彩发言,以下为高峰对话实录:

主持人:天极网创始人 林军 ;对话嘉宾:(排名不分先后)
·POCO CEO姚鸿:互联网相比传统行业 机遇大于危险
·帝联科技广州分公司副总姜建:行业还有希望 没必要悲观
·亚洲商港CEO符德坤:经济危机给新创业者提供更大机会
·IDGVC副总裁高翔:互联网创业者应该有危机感
·酷狗CEO谢振宇:互联网盘子越来越大 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
·世界网络CEO林和安:世界经济为见底 互联网也难讲

主持人:今天这个话题是转危为机,我很想问的一个问题是,你们觉得互联网这个行业现在是低谷吗?什么时候起来?

姚鸿:不管是互联网也好,任何经济也好,在任何低谷和高峰的时候,对于不同的公司应该有不同的状况,好的公司在任何状况下都会找到对他自己最适合的盈利办法,环境恶劣一点,应该对这种公司只是一种促进或者一种鞭策,我认为互联网在现在环境下,应该比传统行业机会大于危机。

林和安:我认为世界的经济还没有见底,但是互联网也很难讲,在好的时代也有人赚钱,在不好的年代也有人亏钱,看你如何经营。但是在危机的底下,企业应该想怎么样渡过寒冬。

姜建:各位嘉宾好,我是帝联科技的姜建。本来应该是我们帝联广分总经理兰满桔女士来,但因为她前两天出差了,所以由我代替发言,谢谢大家。我们这个话题是谈互联网现在到底是危机还是机遇,对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,刚才艾瑞咨询吴总的数据很能说明问题,互联网的经济现在不谈夏天至少是春天,帝联科技是IT行业的细分行业,有一个很通俗的比喻,是传统行业里面的物流行业,任何ICP(内容提供商)都会需要IDC和CDN的服务,所以我认为在现在经济大环境底下,整个IT行业的同仁没有必要去悲观,但是一定要谨慎、乐观,整个行业还是很有希望的。

     图片关键词    图片关键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帝联科技姜建精彩发言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(现场气氛热烈)

谢振宇:大家好,我回答主持人的的问题,现在互联网是低谷还是高潮,这个问题是看对谁而言,现在互联网总盘子每年都在扩大,但是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,有钱的越有钱,穷的越穷,我觉得如果对于一些发展好的公司来说,绝对不是低谷。对于一些没有明确商业模式,或者是靠VC烧钱的话,可能现在就是低谷的时候,而且对于创业的公司来说,准确新创业的一些人来说,现在低谷也接近最低的地方,所以还是有机会的,有可能会起来。

符德坤:这个话题分两种来回答,一种是关于原来创业前提,这次实际上在推陈出新,当一棵小树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有一些枯枝把它修葺,同时又给新的创业者提供很大的机会,前面有人提到有一个对立面,我觉得对于原有创业者来讲可能是一个很大的考验,但是对于新的创业者来讲,因为把很多空间抹平了,意味着再进入门槛就会比较低,这个就是高翔提出大众创业概念,这次对于低门槛的人就是一个高峰期,对于前面像我们已经做几年来讲,要经受一阵子的阵痛。

高翔:我是这么看的,觉得危机现在互联网没有,但是危机感在座很多人都有,刚才我在也谈到,现在越来越多非互联网行业的人,开始互联网创业先不说模式也好,或者经验也好,从精神状态来讲,在互联网老创业这批人精神状态已经越来越差,新进入互联网这批人正如狼似虎扑过来,在座各位应该有危机感,同时应该抓住机遇,谢谢。

符德坤:高总的意思是如果一次给钱,大家应拿钱都聊几次才可以拿,比如说姚鸿,我们跟他们聊两三年,姚鸿是拿到钱兑现的,我是IDGVC耍赖,不然找其它的机构。

谢振宇:刚刚符总说跟IDGVC磨了两三年,我跟IDGVC磨了6、7年,高翔每年找我吃饭,好像要投了,结果过了几个月又没有消息了,所以我觉得还是要靠自己。

主持人:如果在座各位今天不做互联网做什么?

符德坤:从生活角度来讲,以前认为互联网帮我大忙,让我实现很多的梦想,当然对于小的创业者来讲赚几十万几百万事情早就做完了,后来发现互联网害了我,我公司在07年飞速发展成为一颗非常闪亮的星星,07年12月份和08年1月份两个月之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,就是因为国家出了一个政策视频管理条例把我给卡了。后来发现自己不会把握机会,没有力霸那么强,他们可以在危中找机,后来通过发现对互联网密切关注,发现如果不做互联网业干不了别的,整天看互联网很郁闷。

谢振宇:不做互联网也不知道做什么,只会做互联网。如果现在项目结束了,以后会凭兴趣做互联网,现在毕竟是商业公司有很多应该顾虑的东西。

姚鸿:我也没有打算一直做互联网,我觉得互联网加传统才有意思,我准备做非互联网东西,哪个行业只要运用到互联网,都是曾经在互联网里面就业过的人机会,毕竟比传统行业这方面有一点点的经验,所以由我们介入这一块,再结合非常有经验传统人士,我相信会是非常好的搭配,希望大家都转身出去做非互联网,正下我们几个继续做互联网。

林和安:我做互联网是以兴趣为主,我是来自香港的,我跟很多国内朋友讲,其实做互联网如果营业模式要赚钱是很难的,我们两家都不亏本的话已经很幸运了,但是不做的话我就退休了。

姜建: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,我现在状态就像高翔说的,正如狼似虎的阶段,我们帝联科技有一个特点,在业务上面是多中心小网络,现在在IDGVC行业内也不谈特别新的名字叫云计算,我们现在还处在云朵的状态,怎么舍得放手,我们现在全国有250多个IDC节点,做内容提供商都知道,节点的数量和带宽资源储备对于内容供应商来讲,一个是影响到网络速度,另外一个是关乎到安全,所以我们现在在资源控制上面,在IT行业内部还算可以的,如狼似虎年龄的阶段舍不得放开互联网。

高翔:投资这个东西通常要反向思维,如果大家都不做互联网,说明互联网机会很少了。

主持人:刚才问的问题我想说,互联网是一种信仰,我们过去15年刚刚电信讲,如果跟电信和在一起,整个互联网产业是第一的行业,过去15年互联网开始起来,到现在15年才开始,一个大的产业作为一个国家支柱产业周期是在50—100年,如果按照这个周期来算,15年互联网刚刚还是,所以刚才这个问题是一个陷阱,也谢谢几个嘉宾对互联网遵循的追求。

下面是短信问题,在座各位在互联网折腾很多年,也有很多经验,学会游泳了,但是有很多中小网站,他怎么样把自己的公司做大,应该怎么坚持自己理念,如果碰到这样的公司你们给他们建议是什么?

姚鸿:不要人家做什么你就做什么,如果大家都去耐心你就别开心了,我发现每个人都在SNS的时候,你就换一个东西做一做机会就来了,每个人都做的东西肯定只能是帮那个老大在忽悠而已,这些行业的东西,概念的东西我自己经历过很多次,所有概念都是现在的第一第二的人说出来的,他希望有很多人跟进帮他把这个行业做起来,然后VC找他们,广告商找他们,其它人都是烈士、炮灰。

林和安:如果做互联网不要妄想,做网站成功的比例还是不高的,如果可以自己培养才可以坚持。

姜建:如果是刚刚开始小的互联网创业者,还是寻找内容方面的差异化,但是也不要差的十万八千里,是一个人的想法,我们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始终要关注目标群体的需求量到底在哪里,要是天马行空的想法,最后不能被广大网民接受,3亿当中没有1%网民可以接受你的想法,最好还是不要做,那是乱折腾。

谢振宇:做一个产品关键是看这个产品需求多大,如果市场很大的话,即使有很多人在做还是可以进去,几年前我们觉得游戏不错,已经有很多公司在做,也有上市公司,所以不敢进去,但结果看游戏这几年盘子还是不断扩大,现在游戏还是有很大的机会,所以我觉得如果站长要创业的话,你觉得机会盘子有多大, 而且不要凭空想象,要调整一下,社会上有多少人在用这个东西,在玩这个东西,如果盘子足够大就可以进去,如果盘子很小的话,哪怕没人做,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做就别做,肯定是一个陷阱。

符德坤:不要把目标设到比尔盖茨那里太远了,第二个把目光从高翔身上移开,千万不要把创业的目标定位忽悠IDGVC的钱,我们的口才挺好的,跟他忽悠到钱是很难的,你们创业初衷设定的目标一定是非技术,个性爱好者的创业者,应该定义为自己的个性,自己的爱好,再根据用户群体不断调整自己项目一些内容和目标,而不是定义成做这个项目首先拿到高翔的钱,之后摇身一变就成了马化腾,再到香港一折腾跑到纳斯达克一敲钟就成为比尔盖茨,死的概率是百分之一万。第二种是技术性,也是要依照自己的技术优势,再根据观察整个互联网行业环境,技术应用在哪一块比较好一点,这种个人创业里面找一些狭缝、敏感、种子种下去。第三种是正规军创业,拿了爹妈棺材本进来,老婆本进来一些人,身上有30、40万那些人,这个时候一定要注意组建团队,并且要做到明确的目标,我们要以市场、销售、盈利、平台为价值导向的创业性团队,那个目标就可以直接定义到高翔这边来,我是一个专业的团队要做一个专业的事情,这个事情是经过很多论证得来的,个人站长创业过程里面,或者个人创业初期里面,姚鸿说切忌盲目跟风这个是非常关键的,现在互联网围栏圈地时代早就过去了,只有找狭缝钻进去,先找到服务器的钱,再赚到买快餐的钱,再赚到广告联盟一些合作来赚钱,每天盯着IP从10涨到100涨到1万开始高兴,这个就是盈利的基础点,这个非常关键。

高翔:谢谢前面几位总是在美化我们,一会把我们描述成百元大钞,一会把我们描述成周公跟大家只在梦里见面,没有他们忽悠那么邪乎,我们只不过在互联网领域里面愿意帮助大家的小角色而已,大家挣了钱我们才可以挣钱。刚才给中小站长有什么建议,我想说一句话,做自己能做的事情,其实这也是前面几位讲了之后,他们也有表达这个意思,你属于没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的时候,不要做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,这个事最关键的一点。如果你资源有限做中小站长未尝不好,一个月赚几十万挺好的,未必要赚几百万,几千万。

主持人:有一个月挣几十万的站长吗?我觉得整个互联网是一个兴趣产业,整个中国互联网产业是一代人的情感,一代人的兴趣,一代人对于财富的追求,和一代人对自我意识觉醒的产业,可以看到做互联网的人往往精气神比别人强,因为在做自己,甘地说要想改变世界先改变自己,不管谁做互联网,首先自己精气神起来,然后通过互联网工具内容复制你的才智,这个很关键,当然我们也希望能够早日像老符所说的,几十万几百万看不到眼里,早日达到高翔所说的每个月能净增几十万的境界,这是人生的追求之一。

因为时间原因,我这场主持到此结束,谢谢大家的精彩发言。